从故宫博物院前院长的日记中,探究众说纷纭的故宫盗宝案

发稿时间:2019-11-06 13:27:19 来源:匿名

《画家的故事》中提到的一些人已经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的代表,如齐白石、黄洪斌、徐悲鸿、林风眠等。有些人为新中国的美术创作了典型的绘画符号,如钱松喦、关山月、石路和黄州。有些人用刀子作为笔来雕刻他们的青春,为国家生存而奋斗,如顾源、韩嫣、李华、柳永等。有些出国留学,甚至终生流浪,像往常一样,俞敏洪、庞训勤、潘郁亮、赵无极等。生活中一些最大的挫折来得很晚,如陈子庄、陶吴波、王汉山、张鹏等。

他们的生活就像一个传说,所有的路都通向同一个目的地。在过去的100年里,他们创造的艺术给中国留下了一幅光明的画面。

他们的故事,他们的传说,已经成为中国艺术一个世纪的历史篇章。这里写的不是他们一生的传奇和艺术贡献,而是从一个角度看他们人生命运的转折点:从人生的某个“节点”触摸他们人生的转折点。这一命运转折点与时代的巨大变化密切相关。可以说,时代塑造了他们,也改变了他们。

他们的艺术生活也成了一个世纪的杰作。

画家的故事(补编)

薛远

晋城出版社

紫禁城出版社出版的《马恒诗集和遗稿》附有一份“马恒等五个人给各行各业的传单”。该书由马恒、沈建树、俞同奎、吴英、肖玉共同商定,由吴英撰写。本文的背景是:1928年6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北伐成功。南京国民政府任命易培基为北平故宫博物院的成员,北平的殿派五名代表,包括马恒和沈建树,接管了故宫博物院。后来,国务委员景恒毅(Jing Hengyi)认为故宫文物是“逆向的”,提议“取消故宫,拍卖或单独搬迁所有物品”。景恒毅的提议获得通过。对此,马恒和其他五个人写了“传单”。这本小册子回顾了故宫博物院的建立历史和保护中的困难,特别是“故宫文物被我国几千年的历史所遗忘”的价值和意义,以反对荆衡毅的建议。下面的故事我不需要多说。故宫被自然保存了下来。我想说的是,在这五个人当中,马恒和吴英的名字连在一起,这两个人在后来易培基的《紫禁城盗宝案》的故事中仍然有无穷无尽的故事。吴英后来写了一部《紫禁城盗宝案的真相》,以《紫禁城尘梦录》的名义重印。

故宫藏宝案或近代史上的“易培基藏宝案”早已被证明是一个不公正的案件。那志良的《紫禁城的变迁》和《国宝典藏七十年》(紫禁城出版社,2004年版)从不同角度描述了易培基及其冤案的前因后果。说到这里,不同派别之间的内讧这个古老的故事是不可分割的。在这些“容易的案例”记忆中,就连吴英也只是被短暂地提及,毕竟他只是易培基手下的一个“小家伙”。从复活的历史来看,吴英的《故宫尘梦录》表明,“小人物”的记忆可以补充“伟大历史”的丰满。

吴英的记忆大多与中华民国的开国元勋有关,如吴志辉、李士曾、庄云宽、易培基、张继等人。撇开“简易案件”的是非曲直不谈,三名被告易培基、李宗东和吴英在紫禁城的“尘梦”中是这样联系在一起的:李宗东,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提拔和重用的秘书长,是他的女婿或民国老兵李世曾的侄子。吴英被列在秘书长之下,但受到同样的待遇,他是众所周知的易建联主席的“助手”。除了对绘画、书法和文学的热爱以及参观故宫博物院的渴望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和易培基是梁湖书院的老同学和朋友,还有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他是北洋政府审计院院长庄云宽的亲侄子。除了这些官员之外,故宫博物院还有一批北京大学的学者,如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兼副院长马恒和文学博物馆副馆长沈建树。

在他的回忆录中,吴英最猛烈地攻击了张继。在吴先生看来,“容易的案子”的伏笔已经在医院建设之初就已经奠定——任命的副院长张继,由于易培基的反对,原本只是图书馆馆长。吴英也不满意易建联的继任者马恒。吴先生认为,马恒对“简单案件”的态度含糊不清。易培基无故死亡时,他甚至没有出现。在紫禁城建立期间,易建联对马非常重要...事实上,马恒对“简单案件”的态度并不含糊。方姬晓的《旧墨录——墨痕与百年文人往事》(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5年版)中,有一篇关于“易案”的文章“马恒的“附属知识”,介绍了马恒马恒的一封信,在他的文章“书画鉴定问题”中增加了350字的“附属知识”,表明这篇文章是“易案”的辩证。还有这张纸条。推翻此案已成为一篇极好的文章。文章写道:“这篇文章是为了便于操作而写的。民国25年,南京地方法院宣布,一阴村不能聘请穷困潦倒的画家黄宾虹花大笔钱来检查故宫的绘画和其他文物..."

让我们抛开马恒对黄洪斌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家”的看法。马恒认为法院的做法不怎么样:如果黄洪斌认为这是假的,那么易建联院长一定是把包掉了。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的前提是宫殿里怎么会有假货?马恒想强调的是,故宫里不仅有假货,而且还有大量的假货,而黄洪斌的鉴别就更成问题了...黄洪斌七十多岁时被邀请鉴定故宫的书画文物。在黄洪斌一生的年表中,大部分都带有“权威”的含义。然而,在马恒和其他人眼里,“穷困潦倒的画家”是不言而喻的。

自1949年10月以来,定居上海的吴英先生一直在陈毅等老朋友的关怀下生活得很好。因为这种善良,我煞费苦心去寻找和保护文物,最后我再也不能生病了。

关于吴英,吴祖光在他的文章《父亲的记忆》中说,在他的一生中,他对故宫博物院从1924年到1934年的十年中的位置最感兴趣。从收到清宫的遗物开始,他就怀着极大的兴趣投入工作。起初,他考虑到故宫博物院的创建工作,因为他在内政部的职位。后来,他甚至辞去了工作,把故宫作为他的主要职位。然而,正是在故宫博物院,他没有忘记谴责易雪,因为“他儿时的朋友,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寅村先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朋友”。然而,吴英“深深地依恋并献身于死亡”。由于易的不公正和对世界的遗弃。1949年上海解放后,“我父亲也写信给新一届人民政府的领导人,呼吁就此事进行交涉。我们尊敬的董必武同志也亲自看望了我父亲。”

马恒和吴英之间的不和可能是因为马恒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后的裁员。关于故宫博物院的裁员,纳志良曾在他的《观察故宫博物院国宝七十年》一书中说:他一直钦佩马先生的个性和知识,但对他“不顾个人成就任意解雇”(“湖南籍也是这次解雇的条件之一”),虽然他“不相信自己的初衷”,因为在纳志良眼里,马恒是“一个待人真诚的学者,不是这样,但他要对这件事的后果负责”即使在这次裁员中,张基河的秘书兼故宫博物院院长吴英等高级职员也被解雇了。

在马恒的日记中,他还记录了新时期之交吴英生活中的“变故”或纠缠。例如,在1949年10月24日的日记中,马恒写道:“武文英在十多年的“案件变更”后,写信给华北人民政府进行赔偿。董必武搁置了它,并写信给毛主席进行调查。陈毅和叶秋只知道吴英要求澄清“容易的案子”是完全违背俞敏洪的。张继和崔振华在俞敏洪的煽动下对易培基的指控极其令人震惊。既然叶秋被要求向董先生转达这一信息,请抓紧时间推迟面试,这样我们就可以进行面试了,希望能在原著中看到,这样我们就能一个接一个地回复。”在10月27日晚些时候的日记中,马恒补充道:“吴英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老董不想在这个时候炫耀,因为这足以刺激人们的情绪,让我将来炫耀。现在我希望我能对我所知道的事实写一个简短的总结。为了比较。我在办公时间写的。由于记忆不清,我请洪辰为我采访。”马恒在1949年10月28日的日记中写了“节略”。然而,对此事没有进一步讨论。董吴彼没有回应马恒的采访请求。1950年2月4日,马恒在日记中再次提到这件事:“拿着张居生先生70岁生日时的旧纸,把那篇关于书画鉴定的文章打印出来,附在上面,把叶秋交给董必劳先生。”

在马思明看来,马恒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一些经历与吴英的书直接相关。他的书《我心中的爷爷马恒》也讲述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原来,我只知道吴英是吴祖光的父亲。从马思明的言听计从中,我意识到了为什么吴英“不得不等待另一个时代”和“无论如何都要摆脱这种邪恶的精神”的一些背景。1919年,北洋政府京都市监察部负责人吴英接待了湖北方言学校英语系的同学易培基(Yi Peiji),他是湖南长沙师范学校的一名教师。作为总代表和学生毛润之(学术代表),他带领“驱逐湖南军阀张景尧到北京请愿团”到北京。吴英为他们安排了住宿,并把他们介绍给他的叔叔庄云宽,他当时是北洋政府的审计长。庄云宽去见了许世昌总统和代理国务院总理段云鹏。结果自然是“驱张”的成功。易和毛来吴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易和吴是同班同学,另一方面是因为湖南长沙师范大学另一位非常重视毛润之的老师李清雅是吴英的妹夫。当毛润之进入北京时,李清雅和他的妻子吴琴是重要的策划者。从这种关系中,不难看出为什么吴英关于“案件变更”的上诉信被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就忙碌的毛泽东(即前毛润之)。当时,张继已经去世,其他大部分政党都去了台湾。只有马恒,这个所谓“简单案例”的受益者,还在北京。此外,吴英还认为马恒是张继等人挑起“易案”背后的主谋。吴英首先向时任华北人民政府主席的董吴彼提出上诉,但董必武没有接受。“吴友义向易培基的学生和与他关系密切的毛泽东主席提出上诉,毛主席将投诉信转给了董吴彼进行调查……”这件事当时被驳回,但后来在“三个抗日”运动中,这件事被重新调查,成为马恒的心脏病,主要被追查。

由于“各种原因和不便”,从1952年1月到日记结束,《马恒日记》没有出版。“三害”运动是一场触动马恒身心的运动。所谓“三害”是反腐败、反浪费和反官僚主义,不是专门针对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国家故宫博物院院长马恒在竞选结束后离开故宫,最终死于抑郁症。

马恒于1955年3月25日去世。临终时,他指示他的孩子们将他一生的所有收藏品捐献给故宫博物院。马思明说:“我父亲晚年告诉我,为了证明你祖父的清白,我要求文化部派人到家里封存他所有的财产,然后把它们运到故宫博物院。”

© Copyright 2018-2019 myfuelbook.com 高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