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中:三到延安的“和平将军”

发稿时间:2019-10-22 03:22:13 来源:匿名

张治中(1890-1969),原名本尧,出生于安徽省巢湖县。他于1949年加入革命委员会。自1949年以来,他一直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西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第二届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和第三、四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NPC第一和第二常设委员会成员以及NPC第三常设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至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

一九四九年四月,北平国共和谈破裂后,国民党代表团准备收拾行李返回南方。匆忙赶到六国酒店的周恩来,只是为了留住一位“姓张的朋友”,毛泽东称他为“真正想要和平的人”——国民党代表团首席代表张治中。

张治中是国民党政府中著名的和平派,他真诚地让毛泽东和周恩来留住了他。北平和谈前,李宗仁等人认为他“曾三次去延安,亲自护送毛泽东主席回到陕北,与中国共产党有着深厚而悠久的历史联系”。由于“他出来组阁,能够顺利推进和谈”,他们把他从西北军政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调回南京,担任和谈中国民党的首席代表。

1949年4月1日上午,张治中与邵力子、黄邵宏、张赵石、李政、刘飞乘坐中央航空公司特别准备的“航空号”从南京抵达北平,下榻六国宾馆。2日至7日,国共两党代表就中共中央提出的“八个条件”中涉及的各种问题交换了意见。

在此期间,张治中在周恩来的陪同下会见了毛泽东。他们一见面,毛泽东就紧紧地握着张治中的手,深情地说:“谢谢你1945年在重庆的热情接待。全家人搬到另一个地方,把桂圆给了我们使用。又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和告别聚会!别过来。你的身体和家人还好吗?”毛泽东的开场白温暖了张治中的心,两人愉快地聊了将近4个小时。

张治中认为蒋介石呆在国内可能是和谈成功的障碍。为了促进和谈的成功,他给蒋介石写了一封特别的信,敦促他“放下一切”,出国。只有这样才能刺激腐朽的国民党政府。他在信中还提到,“自从这次北平之行以来,刺激如此之大,简直无法形容。这真是百感交集”,指出如果江泽民继续“留在中国”,他可能会“再战”。

4月13日,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与南京政府代表团举行了首次正式谈判。周恩来向南京政府代表团提交了《国内和平协定》草案,并作了一般性解释。张治中几乎一口气读完了协议草案,并认真提出了南京政府不能接受的每一点。他在讲话中说:“我真诚地承认国民党的错误。我们也有勇气接受国民党的失败。”“今天,我当然代表我国政府与中国共产党谈判和平。同时,我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我们怀着最大的诚意和敬意,希望中国共产党从现在起能够领导国家,实现独立、自由和民主的目标,把国家建设成为一个繁荣、繁荣和健康的环境。这是我国代表团成员对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成员表达的一点意见和希望。”会后,张治中和南京代表团成员逐字逐句地研究了协议草案的修正案,希望找到解决问题的一线希望。

毛泽东、周恩来和张治中

15日晚,双方代表团举行了第二次谈判。周恩来宣布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敲定的《内部和平协议》,指出:我们期待南京代表团同意并签署这份《协议》,否则中国共产党将大规模渡河。张治中听后表示,明天会派人去南京请示,并立即回复。可以理解的是,他对中共的意见说:“我们非常清楚周恩来在哪里作出让步,也就是说,他不能在哪里作出让步,我们也知道他持有的理由。”会后,张治中回到住处,与南京代表团成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每个人都同意,国家的活力、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应该得到优先考虑,应该接受《内部和平协定》。只有真诚地承认错误,勇敢地接受失败,才能对国家和人民更好。

迄今为止,张治中率领的南京代表团已尽一切努力推动和谈取得成功,但南京的想法却大相径庭。至于协议,李宗仁犹豫不决,白崇禧反对,蒋介石拿起这个案子痛骂:“柏文无能,丢脸!”4月20日晚,李宗仁和何秦英给张治中和代表团回了电话,称他们拒绝接受《内部和平协议》,并通知代表团返回。北平的和谈正式破裂。最后,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真诚挽留下,张治中终于放弃了回到南京恢复生活的想法,决定留在北平为新中国的建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国民党和谈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也应中共中央的真诚邀请留在北平,后来基本上加入了革命委员会。

国民党政府对张治中留在北平非常生气。6月15日,广州“中央通讯社”发布了一则电讯“张治中在萍萍被捕的细节”。在20日和22日,它继续发出两个电报来迷惑人们并攻击他本人。张治中对这种颠倒是非的行为非常生气。26日,他坚决发表《关于当前形势的声明》,公开宣布与国民党反动派彻底决裂,呼吁国民党内有识之士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共同努力实现新民主主义的理想。

重庆会谈后,张治中(右二)陪同毛泽东回到延安。

1949年9月,张治中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此期间,他多次向党中央提出重要建议。

在讨论国家名称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气氛热烈。最后,毛泽东建议中共中央应该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张治中说,“共和国”这个词本身就包含了民主的含义,没有必要重复这两个词。他建议删除“民主”一词,直接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认为这个建议是合理的,经过反复讨论,他最终决定采纳它。

在确定国旗的过程中,张治中的建议也被采纳了。当时,毛泽东保留了国旗所有替代设计中的两个设计。一个是红色的,左上角有一个大五角星,中间有一个横条。说明:红色象征革命,五角星代表共产党,横条代表河流,代表中国文化的发源地。另一幅图是当前五星红旗征求意见的原型。大多数人倾向于支持以前的计划。张治中认为这种计划不合适,建议选择五星红旗计划。他在小组讨论中详细解释了他的反对意见,但没有结果。他心里非常焦虑。正好赶上见毛泽东,他委婉地说:“有一件事我想问你,但是如果你不想让公众知道你的意见,我应该保守秘密。”毛泽东模糊地知道这是关于国旗计划,他同意了前一个计划。然而,看到张治中来征求他的意见,他又问:“你觉得怎么样?”“我反对!”张治中直接说:“首先,粗棍子不能代表河流,中间的横杠很容易被视为分裂国家、分裂革命;第二……”毛泽东听后沉思了一会儿,谨慎地说:“你说的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两天后,毛泽东约有40或50人讨论这个问题。最终,张治中的提议被接受,五星红旗计划在大会再次讨论时获得一致通过。

左起:张治中、周恩来、傅左毅、武曲

除了提供关于国家名称和国旗的建议,张治中还多次直接与毛泽东对话。新中国成立后,张治中担任西北军事政治委员会副主席。1949年11月,张治中出席第二次全国革命委员会代表大会后,从北京飞往西北。为了筹备新疆人民政府的改组,张治中和西北军事政治委员会主席彭怀德一起去德化讨论和制定新疆政策。

张治中也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主动参与起义部队的重建。1949年12月6日,张治中向新疆起义干部发表了关于“如何改造”的重要讲话。此后,他应邀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团和驻迪化起义部队的官兵做了一篇3万字的“如何再谈改造”的报告。他讲述了自己在北平8个月的亲身经历。他真诚地希望官兵们勇于面对现实,勇于承认错误,真诚地改正错误。会后,彭怀德鼓励他发表他所说的话。为了消除他对内容过长的担忧,彭怀德说:“没关系。更详细、更具体,让人看起来真诚、生动、美好。”这篇文章发表后,如果彭怀德说,它引发了起义部队,并得到了良好的反应。

在讨论宪法草案时,张治中建议删除草案大纲第4条中的“台湾除外”字样。他特别解释说,台湾问题是暂时的,宪法是永久的,所以没有必要这样写。毛泽东对此表示赞同。

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后,张治中还提出了一项书面建议,即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每一位委员每年都要出去视察,了解当地情况,听取群众的意见。这一意见也得到毛泽东的支持。它不仅被采纳,而且还扩大到NPC代表和CPPCC成员的年度检查。它已经成为一个坚持了几十年并一直持续到今天的系统。1956年3月,在中国革命委员会第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张治中当选为中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一年后,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成立了和平解放台湾工作委员会。经过中共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研究和决定,他担任主任。

为了实现祖国统一,张治中做了大量工作,写了“台湾应主动放弃美国皇帝”、“向逃往台湾的人民报告”等公开声明。他真诚地呼吁国民党在台湾的军事和政治人员把中华民族的统一和祖国的领土完整放在第一位,不要再和美国皇帝勾结,回到祖国的怀抱。(韩景辉惟曰)

© Copyright 2018-2019 myfuelbook.com 高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