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米·佩雷斯:父亲坚信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需共同追求和平

发稿时间:2019-10-22 01:05:51 来源:匿名

1934年,11岁的西蒙·佩雷斯离开波兰,乘坐一辆装满物品的货车跟随母亲。他动身去火车站和他在英属巴勒斯坦的父亲会合。沿路的岩石猛烈地摇晃着马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旅途很艰难,但佩雷斯喜欢这种颠簸。这提醒佩雷斯,一场伟大的冒险已经开始——踏上以色列的土地,建立一个犹太国家。

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成为以色列的国父。在他66年的公共服务生涯中,佩雷斯先后担任财政部长、国防部长、外交部长、总理和总统。他见证并领导了现代以色列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穷到200年、在创新和技术方面引领世界的整个过程。他也是中东乃至世界重大事件的决策者。

近日,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自传《伟大的梦想:勇气、想象与现代以色列的建立》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在这本自传中,佩雷斯记录了以色列的建国过程,并从目击者和决策者的角度再现了以色列民族历史上几乎所有决定性的时刻。这本书也是佩雷斯的遗作。这项工作完成几周后,佩雷斯去世了。

西蒙·佩雷斯

在西蒙·佩雷斯传奇般的一生中,“勇气、创新和想象力”是几个关键词。

佩雷斯在创建以色列国防军和国防部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他是以色列核能计划和航空航天工业的先锋。这些防御系统给年轻的以色列带来了强大的威慑。

以色列建国初期,佩雷斯奉命帮助以色列国防军获得战斗机。在美国,他和他的同事注册了一家电影公司。修理完报废的战斗机后,他们以拍摄的名义起飞,穿越北冰洋,最后降落在以色列。

凭借如此大胆的想法,佩雷斯很好地完成了这项任务。然而,他更进一步想:光有飞机是不够的,强大的航空工业是以色列国土安全的有力保障。因此,他推动比德克航空公司(bedek aviation)的成立,使航空业成为以色列最大的雇主,这不仅保护了新生国家的领土安全,也促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经济发展。

回到以色列后,佩雷斯领导的以色列国防军赢得了与阿拉伯国家的几次战争。然而,佩雷斯并没有可怜自己。相反,他决定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让以色列及其阿拉伯邻国走出战争的泥潭——他希望从法国进口核技术。

这项决定遭到国内外许多势力的反对。以阿拉伯国家为首的国际社会担心以色列会制造核武器,国内专家学者也集体抵制。佩雷斯在法国总理布尔日-曼努埃尔任期的最后一天获得了核技术授权。在项目建设期间,法国新政府的高级官员甚至试图撤销授权。

即便如此,佩雷斯还是成功地让这座巨大的核反应堆建筑屹立在迪莫纳高原上。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这座建筑就像守护神一样,阻止所有入侵者进入以色列的中心地带——因为他们担心以色列拥有意想不到的核打击能力。

如果说航空工业和核反应堆的建立证明了佩雷斯的愿景,那么恩德培行动证明了佩雷斯的愿景相当有创意。

1976年6月27日,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从以色列飞往巴黎的法航飞机,并在乌干达恩德培机场停留。当每个人,包括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决定与劫持飞机的恐怖分子谈判时,只有佩雷斯坚持营救人质。

他的理由很简单:如果以色列屈服于恐怖分子,其他国家会理解,但没有其他国家会尊重以色列。一旦这一先例确立,以色列将像一块“抹布”,并将永远如此。

西蒙·佩雷斯在恩德培行动中

即使在内阁投票后,佩雷斯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观点,并试图不断改进。所以当内阁成员改变主意时,佩雷斯提出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计划。然后佩雷斯鼓励每个人尽最大努力充分发挥他们的创造力,这将是不可能的。

最终,一场好莱坞电影般的救援行动如期在恩德培“上演”:以色列士兵在机场登上运输机,士兵们伪装成乌干达总统,乘坐一辆涂成黑色的奔驰轿车出现在恐怖分子面前...几年后,佩雷斯在十八九岁时总结了这次激动人心的军事行动:“如果不鼓励人们大胆想象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将增加而不是减少风险。”

佩雷斯不仅是一个政治和军事天才,他曾将以色列从经济危机中拯救出来。当经济危机袭来时,佩雷斯没有与任何可能影响选举的力量妥协,而是让以色列通过结构性经济变革告别过去的经济。

佩雷斯建立了一个基金会,由政府承担风险,给投资者回报。他个人利用他的影响力将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介绍给犹太移民和世界各地的其他领导人。

为什么佩雷斯总是看到未来并坚持下去?佩雷斯热衷于学习新技术——这是深入的研究,而不仅仅是肤浅的理解。佩雷斯在《无国界的梦想》中写道:“真正的领导力需要复杂的知识——也就是说,能够以微小的细节把握任务的每个方面。"

因此,当他决定建造核反应堆时,他和以色列学者去法国研究核工程。当他亲眼看到早期的计算机时,他立即看到了其中的巨大潜力,并决定“国防部也将购买一台”;通过阅读专业期刊文章,佩雷斯意识到纳米技术的魅力,并立即在议会中代表它动员国家力量,及时加入这一新兴领域。

事实上,以色列的科技产业是佩雷斯的缩影。佩雷斯在书中写道:“问题不在于以色列是否是高科技的领导者,而在于它应该引领世界……我们必须永远站在科学的最前沿。光有最新的技术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拥有明天的技术。”这篇文章是以色列过去40年在科技创新方面不断突破的最好注脚。

近日,西蒙·佩雷斯的儿子、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理事会主席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应邀来华参与新书《梦想无国界》中文版的发布。9月12日,西蒙·佩雷斯(Shimi Peres)接受了这位风起云涌的新闻记者的独家采访,与读者分享了他眼中父亲的形象,并从家人的角度还原了一个真正的西蒙·佩雷斯。

以色列创始人本古立昂和西蒙·佩雷斯

澎湃新闻:西蒙·佩雷斯是一位非常独特的政治家。他在早期的政治生涯中是一个鹰派人物,后来成为了一名促进和平的领导人。你如何看待他的转变和复杂性?

西蒙·佩雷斯:我的父亲不能说是复杂、矛盾或激进的。他在国防建设、经济发展和促进和平方面确实非常坚定和勇敢。然而,他的追求在他的生活中从未改变,而且非常一致。我认为他不能被鹰派或鸽派、左派或右派所定义。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推动以色列前进。

他建立了国防部队、航空工业、核能项目、导弹系统和网络系统。他认为军事力量是追求和平的基础。正是由于这种力量,以色列在上世纪80年代对其邻国形成了威慑,并为以色列的国家安全留出了一定的空间。第二步是建立新的经济机制,吸引外国投资者和有技术和潜力的年轻人。还有对和平的追求,远离战争和杀戮,关注更遥远的未来。

如果以色列想要发展,它必须与其邻国和平相处。正是因为这种远见,他才开始推动当时的和平谈判。第一个和平行动是在20世纪70年代与埃及签署和平协议,埃及是当时中东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下一步是与约旦签署和平协议。第三步是与当时尚未建立的巴勒斯坦举行和平谈判。当时,一些巴勒斯坦人住在以色列。他们是以色列的少数民族,占人口的20%。另一部分当时属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势力范围。我父亲认为必须与巴勒斯坦实现和平,这就是他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追求和平比发动战争需要更多的勇气。战争的爆发是由于紧迫性和必要性的需要。为了争夺资源,整个社会将在这样的背景下团结在对外事务中。追求和平,人们会知道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人们会有分歧和分裂,这一次需要更多的勇气来克服这种分歧。我父亲的自传告诉我们,我们必须追求一个没有战争的未来,我们必须告别过去的旧时代,战争和武器进入一个新时代。这个新时代要求世界上所有国家和社会共同努力解决全球化问题。

爆炸性新闻:西蒙·佩雷斯在面临重大决策时会犹豫和挣扎吗?例如,是什么促使你父亲在恩德培事件中通过讨论做出如此特殊和勇敢的决定?

西蒙·佩雷斯(Shimi Peres):恩德培事件发生时,我17岁,因为这是一个高度机密的计划,所以当时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只记得晚上我家里有很多电话,气氛非常紧张。后来,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我知道他会这么做。他会尽一切可能把人质带回以色列。向恐怖主义屈服从来都不是一种选择。

不久前,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组织了一次集会,士兵和一些获救人质参加了这次集会。一名参与营救并与我父亲关系密切的官员告诉我,劫机者将人质分为两部分,犹太人和非犹太人。我父亲知道这种分离时非常生气,这让人们想起了过去的大屠杀。当时,他立即意识到并决定,他一定会发动军事救援行动,战斗到底。恐怖分子根据种族将人质分开实际上是他营救行动的最根本原因,我后来了解到这一点。

当时,这次行动的风险很高,许多环节必须完美协调,只要其中一些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导致整个行动的失败。有100多名人质,救援地点离以色列5000公里,以色列不允许进入乌干达。因此,可以看出我父亲是多么富有想象力。恩德培行动迄今被认为是打击恐怖主义历史上最大胆和最有创造性的军事行动。

澎湃新闻:几场中东战争是如何影响你父亲的政治理念的?

西蒙·佩雷斯(Shimi Peres):在1967年6月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以非常强势的姿态出现在世界面前,几天之内我们就占据了优势。然而,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埃及突然发动袭击,令以色列措手不及。那时,我父亲不在战争罪的前线,也不是指挥这场战争的最重要的一环。然而,这场战争让我父亲意识到我们需要和平,不能靠武器和武力生活。这也促使他几年后开始与埃及进行和平谈判。这场战争对以色列和埃及不利,但也为后来的和平铺平了道路。

西蒙·佩雷斯在新书发布会上

爆炸性新闻:以巴冲突一直影响着全世界。和平如何取代冲突?

西蒙·佩雷斯:我父亲一直强调,我们的未来取决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能否共同追求和平。我们应该接触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中东世界,告诉他们我们可以双赢,共同发展,而不牺牲任何一方的利益。在我父亲的一生中,特别是在过去几年里,他一直大力推动和平进程,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也一直在这样做。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人民之间的信任基础非常薄弱。第二个层面是,中东的几个势力正在鼓吹恐怖主义,并且仍然在鼓吹消灭以色列。

因此,如果要在政治和领导层面找到解决办法,目前可行性相对较低。我们需要的是新一代领导人,他们将着眼于未来,塑造更美好的明天。中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相互合作,可以促进国民经济,年轻人可以享受就业机会。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人们才能建立相互信任的基础,回到和平谈判桌上。现在,中东也出现了新的力量。这些力量正在创造合作和联盟的机会。如果这些力量发展得更强大,他们就能重振和平事业。

尽管奥斯陆协议现已被搁置,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仍有共识。我认为奥斯陆协议的基础仍然存在。它只是需要时间来测试。我们需要时间来证明这个框架的重要性和可操作性。

爆炸性新闻:你父亲如何看待宗教冲突?宗教之间如何才能实现真正的对话?

西蒙·佩雷斯(Shimi Peres):我父亲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不仅需要国家和企业的领导人,还需要宗教领袖。宗教是关于指导、教育和道德的,所以他非常高兴,并会见了许多宗教领袖。他尊重所有有信仰的人,不仅仅是犹太教,还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他认为宗教领袖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在教皇去世前,他曾多次与他会面,并希望通过这些会面建立一些沟通平台。他希望世界各地有宗教信仰的人,特别是领导人,能够说出他们的想法,表达他们对恐怖主义的看法,而不是保持沉默。

我父亲出生在波兰,他的祖父是当地犹太社区的拉比。他不仅尊重有信仰的人,也尊重全人类。他认为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每个人也有权追求不同的权利。他本人对不同的宗教非常感兴趣。他想知道为什么人们有这么多不同的信仰,所以从那时起,他一直在促进对人脑的科学研究。也许有一天这样的研究可以让我们知道我们是谁。什么塑造了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我父亲曾引用以色列著名诗人内森·奥特曼的诗句:“人类一直在问问题,但最终,对他们来说,这仍然是一个谜。”

澎湃新闻:西蒙·佩雷斯勇敢、聪明、果断,举世瞩目。他犹豫过,失败过吗?他在家庭教育方面给了你什么样的指导?

西蒙·佩雷斯:他经历的每个故事都是真实的战争。他将面临巨大的反对,比如奥斯陆协议。到目前为止,许多人反对这项协议,认为它是失败的。然而,我父亲认为他当时的所有决定都是正常的,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他总是追求他所相信的。他在书中说,最大的风险是不冒险。他在书中教导我们的第二个原因是利用我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去寻找第三个选择,而当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时,第三个选择是不存在的。这本自传不是写过去,而是教我们塑造现实和未来。当然,任何尝试都有可能成功和失败。

他认为父母和老师不应该告诉孩子该做什么或者该做什么。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力。父母应该做的是给孩子勇气和力量去追求他们的梦想,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他们擅长什么,并且相信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力。

当我父亲得到以色列父亲本古立昂的重要职位时,他听到人们问,“你为什么相信那个男孩?”本古立昂说“三个原因:他不说谎,不说别人的坏话,每当他敲我的门,他就有了新的想法”。我父亲的这三个特点一直影响着我。

他明确告诉我们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他一直在阅读和思考。他说,只有当人们一天吃三顿饭时,他们才能保持健康,没有饥饿。然后我们应该每天至少阅读和思考三次,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多的智慧和力量。大多数人喜欢在记忆和琐事中保持安静。如果你总是回忆或沉湎于琐事,你将活在过去。过去是完整的,不能改变。你所能做的就是塑造你的未来。此外,你必须谦虚和诚实。

© Copyright 2018-2019 myfuelbook.com 高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