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设计风格,羽超常规赛回顾:林丹事件、球员供需矛盾需深思

发稿时间:2020-01-11 13:22:56 来源:匿名

永利皇宫设计风格,羽超常规赛回顾:林丹事件、球员供需矛盾需深思

永利皇宫设计风格,羽超常规赛上周刚刚结束。在常规赛进行的过程中,除了精彩激烈的比赛,同样也出现了许多值得我们思考的现象和问题。

“林丹事件”的思考

2017年12月21日,青岛仁洲主场迎战浙江能源。本场比赛,男单“全满贯”林丹将代表青岛仁洲出场,这也是他本赛季的羽超首秀。不出所料,“超级丹”这块金字招牌一挂出,当天比赛的门票销售火热,许多青岛球迷都盼望着能近距离一睹林丹的风采。

前三场比赛结束,青岛仁洲已经3比0提前锁定胜局。不过观众的热情并没有因为比赛悬念的失去而降温,因为第四场将是林丹对阵浙江的黄宇翔。现场观众翘首以盼,可是运动员出场的门口却迟迟没有看到人影,现场热情的欢呼慢慢变成了疑惑的议论,再到后来不满的抱怨。虽然俱乐部在此期间安排了现场抽奖环节,但比赛毫无缘由地迟迟不能开始,还是让观众怨气丛生。

在经过了28分钟的漫长等待后,第四场男单比赛终于开始。林丹打得很精彩,2比0击败师弟。但是因为有了赛前的插曲,现场氛围比想象中冷淡了不少。

此事并未就此完结,由于在比赛中林丹违规使用了非俱乐部联赛赞助商的器材,赛后,青岛仁洲俱乐部被罚款12万元,以示警告。

众所周知,目前羽超是由3家羽毛球品牌共同赞助的,每一家品牌都有自己赞助的俱乐部。不巧的是,林丹个人的赞助商和青岛仁洲俱乐部的联赛赞助商不是同一个。根据联赛规程,个人必须服从俱乐部,所以,按照相关规定,处罚警告青岛仁洲俱乐部是合理的。但是,鉴于“林丹事件”并非第一次出现,这就值得思考了。

2015年羽超,林丹也是因为个人赞助商与联赛赞助商相冲突,想在比赛当中采取遮掉俱乐部球衣上赞助商的标识这一方式上场,最终并未获得赛事组织方的同意,无奈只能将该场比赛算弃权。只不过为了照顾到场观众,只是现身了比赛最后的表演赛。此外,阿山、亨德拉、戴资颖等大牌外援,也遭遇过由于与赞助商冲突不能进行比赛的情况。

不可否认,在目前各方面因素的影响下,羽超联赛职业化程度还很低,很难找到一家赞助商来赞助整个联赛,不得不采取3家竞争品牌共同赞助的无奈之举。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个人赞助商的国手以及外援就很容易碰到“撞车”的情况,这就出现了“林丹事件”,以及阿山、亨德拉、戴资颖等人的无奈。

根据羽超联赛的现状,目前的相关规定不能说不合理,只不过在这样的规定下,运动员个人赞助商和俱乐部赞助商之间的矛盾已经呈越来越尖锐的趋势,这样的后果给联赛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或许当中有许多无奈,也有许多困难,但是对于这个问题,联赛的主办方是时候采取相应的措施改变了。

“需”与“供”的矛盾

常规赛战罢,3届羽超联赛亚军湖南华莱尴尬的排名垫底,更尴尬的是,他们在联赛中遭遇了一波令人难以置信的9连败。

其实,柴飚、包宜鑫、贾一凡领衔的双打实力不俗,任何一支俱乐部遇上这样的双打对手都会头疼。而双打阵线也一直是湖南俱乐部在羽超联赛赖以生存甚至跻身强队的根本。可到了本赛季,为什么成绩如此惨不忍睹?没错,问题出在单打!

周泽奇63%的胜率勉强及格,而年轻的周萌、彭沁在女单比赛中一场不胜,虽然魏雅欣在后期6战3胜,表现不错,但是这样的战绩难以支撑起整个俱乐部的胜利。加上柴飚、包宜鑫兼项造成的体能问题,湖南华莱战绩惨淡也在情理之中。

厦门特房常规赛排名第二,看成绩还不错,但7场胜利中6场3:2险胜,俱乐部第二的排名得来的也是惊心动魄。看单打成绩,男单赵俊鹏11次出场仅获胜2场,女单在整个常规赛中,厦门特房俱乐部就没赢过。

前几个赛季,湖南华莱俱乐部成绩不错,在保证自身双打阵容的基础上,还引进了孙完虎、戴资颖等世界级单打名将加盟;厦门特房从升入羽超就稳居强队行列,在于它的单打阵容里一度有谌龙、王仪涵、田厚威等人。本赛季,湖南华莱也联系过戴资颖,但由于联赛关于赞助商的规定未能成行,上个赛季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戴资颖仅代表湖南打了两场比赛就早早结束了联赛征程。厦门特房曾想从国内球员中寻找强力女单,但何冰娇、陈雨菲等为数不多的当打小花早早和母队签约。无奈之下,厦门只得让已退出国家队多年的范梦艳担纲女单,成绩自然不理想。此外,还有不少俱乐部联系过国外的高手,但由于运动员个人赞助商、运动员所在协会等因素未能成行。

相比于过去几年的羽超,国内优秀运动员很多,随手一抓就是一把奥运冠军、世界冠军,那个时候,各俱乐部的选择也更多。本赛季羽超是里约奥运周期后的第一次联赛,大批优秀运动员退役,让各俱乐部在人员选择上少了很多,优秀运动员成为“稀有动物”。虽说不少年轻队员冒了出来,但无论从实力还是影响力来说,他们都达不到前辈们的高度。对于俱乐部,他们不能提供有力的支持;对于观众,他们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缺少有实力有名气的国内球员,各俱乐部自然把目光瞄向了外援。但是羽超联赛对于外援的限制比较严格,无论是世界排名还是赞助商权限,这也成为各俱乐部引入外援的一大门槛。

本赛季,联赛只有亨德拉、高成炫、伍家朗3名外援,其中亨德拉只是打了两场球的“短工”,就转场印度联赛了。相比于星光熠熠的印度联赛,本赛季的羽超,我们既没有足够的本土大腕阵容,又缺乏超级外援的捧场,无论对于俱乐部的成绩还是联赛的推广宣传,都是不利的。

羽超联赛创办之初,为了平衡各俱乐部的实力,锻炼年轻运动员,在出场人员上对不同级别的运动员进行了限制,同时对于外援的引进标准和上场次数也做了严格的限制,这样的措施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各俱乐部以及年轻队员。但是随着体育产业大潮的袭来,更自主、更市场的需求越来越高,现行的联赛规程所能“供”给俱乐部的,已经不能满足俱乐部的“需”了。是否应该对此做出调整,让联赛更市场化、更有吸引力,是羽超联赛急需解决的问题。毕竟在联赛进行的同时,日本、马来西亚、印尼、印度的联赛也在打,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外的联赛似乎更吸引大家的目光。(羽毛球杂志)

© Copyright 2018-2019 myfuelbook.com 高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