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康棉窝网

“棍棒教育”应被依法治理

棍棒教育,不能视作现代社会的传统文化教育,而是封建糟粕沉渣泛起,这对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都提出调整要求。首先,不能认为机构提出进行传统文化教育,就符合教育方向,要看其教育内容是否符合教育规律,不能让反科学的内容充斥在培训机构之中,更不能以虚假扭曲的传统文化教育败坏真正的传统文化。其次,学校教育要重视学生的规则教育,规范学生的行为。比如,对学生进行校规处罚,应该成立学生事务中心,由学生事务中心调查、处理学生的违规行为,而不是由教师直接处罚,这就需要对学生进行规则教育和法治教育。再次,家庭教育必须回归做人的教育,而这也是传统文化教育的核心。以前,传统文化教育中重要的一块是家教,重视日常生活中的行为规范教育,比如尊敬长辈、不浪费粮食、诚实守信等。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家宣称面向“问题孩子”施教的“善和传统文化基地”不仅用棍棒体罚学生,还借着传统文化教育名义让学生学习反科学内容。学校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基地”的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他本人连初中都没有毕业,但他认为“我这是教学生如何做人,教这个是不需要教师资格证的”。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国际事务助理校长劳里·皮尔西:毫无疑问,中国在全球以及区域范围内的经济政治体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领导力作用。比如在金砖框架下,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在APEC组织中以及其他的体系当中,中国都发挥着领导力作用。中国所倡导的,全球化和开放理念是积极的。

传统文化有精华,有糟粕,传承传统文化,要去粗取精。但现在有的打着传统文化教育旗号的机构,却把糟粕当“宝”,比如棍棒教育。事实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所有体罚和变相体罚孩子的做法,都是违法的。但是,近年来,社会却出现对“棍棒教育”的崇拜,认为对孩子过度“赏识”,纵容了孩子的不良习惯,不能再对孩子让步,认为“赏识教育”不适合中国国情,因此应该对孩子严加教育,该打就得打,或者送给某些机构去“管教”。当然,这些机构不需要对孩子进行什么教育,只需要敢打即可。

杨俪萍的亲友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案发后,“杨俪萍”的微信一直在线,以至于他们没能第一时间注意到杨俪萍遇害。在微信上,家人曾询问“杨俪萍”为何不接电话,朱晓东以杨俪萍的身份回复说“手机有点问题,打电话人家听不到声音,还没去修”。在家人询问近况时,“杨俪萍”则回复说“最近好忙”。

而中星集团为香港公司,旗下拥有豪华车经销商集团利星行汽车。

“格物致知”“正心诚意”“知行合一”等,传统文化教育资源可谓丰富。然而在某些教育机构的手里,却只剩下了“棍棒教育”,这无疑是对传统文化的曲解,更是对教育事业的伤害。对这样以“棍棒教育”为业的机构,应依法进行治理。(熊丙奇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近年来,这种打着传统文化教育旗号而行违规办学之实的非法办学现象,时有发生。这些机构之所以能大行其道,与地方教育监管不力以及对传统文化教育的错误理解有关,同时也折射出家长对待“问题孩子”的焦虑。

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隆重、热闹的传统节日,也是与亲朋好友团聚的重要时刻。伴随着社会发展与时代进步,人们过年的习俗发生了巨大变化。专家认为,虽然如今过年的“仪式感”在弱化,但烙下新时代印记的新年俗在嬗变中传承,春节团圆的“文化基因”恒久不变。

出现这种情形,值得深思。赏识教育,并非是对孩子无原则的纵容,而是需要基于规则教育,对孩子的不良行为习惯及时批评、矫正。但是,批评和体罚、变相体罚不能混为一谈,有的正常的批评,被舆论质疑为变相体罚,对教师上纲上线,导致教师干脆不再管学生,对学生的不良行为无原则纵容。而另外有的时候,有的教师则把批评等同于打骂,不打骂就不知道该怎么批评,不知道批评的尺度在哪里。

2009年12月,47岁的彭宇行“学而优则仕”,离开科研院所转任四川省科技厅党组书记,次年初兼任省科技厅厅长。

6月初就连发高温黄色预警,今年夏天的高温是不是太“心急”了?回顾历史,去年的首个高温预警早在5月中旬就发布了,可见今年的高温来的不算特别早。

相关推荐

石康棉窝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石康棉窝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石康棉窝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石康棉窝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石康棉窝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